必赢亚洲闽江之珠(三)~东莒慢游 - 又见鸢尾 -

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

闽江之珠()~东莒慢游

从南竿前往莒光乡的东、西莒,通常仅能藉由海路,从南竿的福澳港出发,搭乘有个美丽船名-马祖之星的小白船,还随船附赠从海上欣赏南竿的另一种风情。

南竿与莒光之间虽然有固定航班,但还得靠老天赏脸,当天候不佳海象恶劣时,船舶经常停驶,如遇紧急状况,则常急煞人也!离岛交通之不便,实非久居台湾的民众所能懂得。

「马祖之星」是南竿→莒光交通船,天天三航次,来回东、西莒。单月先开往西莒再到东莒,双月则反之。福澳港开航的时间是:07001100 1430,航程约一小时,抵达东、西莒后,随即返航。

从海上远眺「妈祖在马祖」,高约28.8公尺的妈祖巨神像佇立在马港天后宫旁山顶,这也是马祖的新地标。

莒光乡位处马祖列岛最南端,包含东莒与西莒两个岛屿,乡公所设在西莒。东莒与西莒像极了两只趴在中国闽江外海的狗儿,因此旧称「东犬」与「西犬」,合称「白犬列岛」。国军移防至此后,取毋忘在莒之意,更名为莒光。

蛇岛离西莒本岛很近,是由四座海中岛礁所构成,一字蜿蜒排开,宛若长蛇;又有一说,称蛇岛主峰前的海蚀地形随海水涨退,宛如蛇之吐信,故名之。昔日岛上居民趁退潮时,可涉水来此捡拾贝类,今已被划为燕鸥保护区。船行而过,随意可见岛上海鸟飞翔,少了人为的干扰,蛇岛成为鸟类的天堂。

由于邻近大陆海疆,航程中常可见到大陆渔船在邻近作业。

西莒青帆村,原名「青蕃」,是商圈、聚落、港口,也是西莒岛最热闹的村落,大陆沦陷前,此地最为繁华,是马祖独一设「镇」之地,又有「小香港」的别称。

西莒码头位于本岛南侧的青帆港,设施简陋的码头却是西莒对外的门户,在交通不便的背景下,也因此保留了较原始纯净的传统风貌。

船舶靠妥,码头便热闹了起来,上船、下船一阵繁忙,除了人员外,还有物资运补,吃的、喝的、用的....还有一大捆的精力食粮-报纸。风平浪静时补给皆畸形,遇天候不佳,船只开航的日子,就得靠屯粮啦,这是离岛居民的宿命。

离开西莒,小白船继续航向东莒。单月到访,船老大先让您瞧瞧西莒的模样、双月来则先一亲东莒芳泽,这是莒光乡最具特点的交通航行表。

约莫非常钟航程,东莒到了!猛沃港位于东莒岛西南方,马祖话「猛」是「渔网」的意思,昔日渔民在此修补渔网与曝晒渔网,因此而得名,为一环境幽静的沙港,是各岛进出东莒的门户。

之所以有这么长的码头,是为了配合潮差的关系,对照前后两张照片,你可轻易发现涨退潮的海面高下落差高达5公尺,若是码头造的太短,交通船就很难进港泊岸。当然,当年漫天战火战火密布时,军方为了抢滩须要,也是因素之一。

一踏上猛沃港,映入眼帘的是东侧洁净沙滩上,白底红字的「军令如山、军纪似铁、同岛一命」三大标语,凸起于迷彩涂装的围墙之上,也成为初上岸游客到访东莒的第一印象,必赢亚洲

相隔一晚,湾月形沙滩上漂来一大片的垃圾,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造开放,马祖未蒙其利先受其害,不断自闽江口倾流而出的垃圾,已成了各岛的噩梦。这里的阿兵哥可真辛劳,不再打仗的日子,清净这片沙滩倒成了逐日的例行公事。

大坪村包括了炽坪、大埔及猛沃三个天然村,是马祖列岛上难得不靠海的村落,村名取自于「大埔」及「炽坪」头尾两字,这里也是东莒最为热闹繁华的商业中央。

斑驳的温沙堡浴室招牌,看不出这特别的小店是否还在营业,马祖各岛在战地政务时期,因营区缺水且部队卫浴设备不足,阿兵哥会应用晚上或放假时间到民间浴室来洗个热水澡,这特殊的行业,理当成为战地历史的一部门。

豆腐店有什么稀罕!没错,在台湾豆腐多的是,但国利豆腐店在东莒可也是响叮当的商号。店内所产的手工豆腐,口感绝佳,细嫩爽口,东莒餐馆豆腐操持大都来自国利豆腐。本地人骄傲的说,东莒有三宝:豆腐、花蛤和西瓜,到此一游的友人们,千万别错过

循着环岛公路前行,福正聚落的午后,天空正蓝。

近年来,政府鼎力推动聚落保存,福正村从杳无人烟,转变成为珍贵的文明遗产聚落。村内屋宇情势多为简单的二落水,乱石砌或工字或人字砌建筑,并依山势而建。

聚落因渔获量递减,人口外移,昔日的荣景早已不再,独留一幢幢残缺的石屋与后方东犬灯塔相伴。

公布栏上可见到莒光乡的旧名。

默默守护村庄的白马尊王庙,外观为火型封火山墙,风格参照闽东传统庙宇样式,外墙以石材迭砌,正面层迭为山墙,屋顶覆盖黄色屋瓦。

大陆撤守后,此庙宇成了福正港口驻军的班哨站,人与神明共处一堂,人人心中有神明。国军推动精实案驻军撤离后,乡民有感庙宇陈腐,台马两地信众发起捐献重建,成了台马两地乡亲的信奉核心。

人去楼空,房屋倾倒后,成了藤蔓的家,别有一番风情。

停在澳口的废弃战车早已鏽蚀,不再出任务后,炮口向外成了最佳的欺敌工具。

福正聚落拥有广阔平坦的沙滩跟潮间带,海鲜种类极为丰富,尤其盛产花蛤,口味鲜美,是公认的大天然冰箱,难怪当地居民常说:「我家冰箱在海边」。

犀牛屿横躺在福正聚落澳口前,是东莒最有名的潮间带,因岛形状似犀牛而得名。海水涨退之间,岛屿会与本岛分离与接合,构成「陆连岛」之特别景观。犀牛屿后方是永留屿,更远处则是西莒。

从高处鸟瞰福正湾澳,渔船点点。关于「福正」这个名字,乍听仿佛跟福德正神有关,据说是因为聚落分成两部份,东边在湾澳防波石沪内避风地位的叫沪里(福里),而西边位于澳口正面的叫澳正,将福里、澳正各取一字,就合成为「福正」了。

神秘小海湾位在福正村南面,是最近这几年才被鼎力推举的新景点,湾澳途径崎岖难行,但海蚀地形景色宜人。

从某个角度望去,神秘小海湾的海蚀柱与海蚀沟,令人有无限想像的空间,因而民间流传了吕洞宾与何仙姑在此得道的浪漫故事,因此又名「吕何崖」。也有调皮的游客调侃的说:像在拉屎!你觉得像什么就是什么。

这突出海岸的岩石当地人称狮子岩。

狮子岩另一头的山坡上,这块石头上的石头就叫飞来石,这飞来之石不动如山,哪天它们都累了,滚落开后,飞来石的话题就结束了。

而这指头向天际的佛手,或许将有表达不尽的誓言留在天地间。

这里原是东海部队分部指挥站与操练场,东海部队全盛时期,在此处借民房勤俭建军,虽因年代久远,其残迹仍可辨,训练场入口的石阶及牌楼也适当保存,以作为县民历史教导的珍贵资产。

到东莒看老屋子,大埔聚落绝对是必备的行程,聚落的进口意象是蚵贝艺术家蔡英杰老师的创作 "200九起帆",以马祖传统的猫榄船及封火山墙作为画面主体,讲述马先人民出海捕鱼,扬帆而起的意象。作品迄今已近五年,许多蠑螺及贝壳已掉落,就像聚落里许多房子,逐渐頹圮。

大埔港管站(65据点)位于东莒岛东南侧,当时出入大埔港的渔民都须在此登记。港管站建筑物外有四处机枪射口,其中三处向外防禦大埔港,一处射口方向朝内,以防禦从港口上来的敌人。

大埔原名「大浦」,福州语「浦」为小港湾之意。大埔是东莒岛上仅次于福正的第二大传统渔村,澳口面向南方,为一自然港湾,风景秀丽。

聚落对面之对面山(又称楼仔顶)正好能够阻挡冬季北风的入侵,故岛上的居民,常依经验法则顺应季风变化改变渔作澳口,因而有「夏福正,冬大埔」的寓居惯例。

「东沙一神泉」乃东海部队开鑿的水井,是大埔聚落所有居民用水来源,存在人文与做作的价值。

大埔聚落信奉中央是白马尊王,传说早先曲蹄仔(蜑民)人氏在大浦澳口进行捕鱼,曾对着陆地表现,假如能让他们捕到大量的无头黄鱼,上岸假寓后将替本地神明建庙祭拜。隔日,果然在四周捕获大批无头黄鱼,原为娱弄之语,没料到本地大王如斯威灵,便在本地履约建造大王庙供奉至今。

林坳屿位于东莒岛的南侧,是东莒岛周边的三座小岛之一,终年与东莒岛遥遥相望无法相连。岛上动物生态资源丰富,怪石林破,目前尚未开放登岛,仅有局部钓友会前往林坳屿进行垂钓,是东莒岛的重要钓场之一,也是钓友兵家必争之地。

大埔石刻于1988年经内政部评定,列为台闽地区三级古迹。

石刻上记载,明朝时期,中国东南沿海一带经常受倭寇侵扰,万历年间,安徽人沈有容奉命镇守闽海间各列岛,在不伤一兵一卒的情况下,于东沙岛击退倭寇,活捉69人,实属难得,当时的工部右侍郎董应举于是刻赠此碑,用来彰显沈有容的功绩。

走过漫长的明、清与民国年代,直到国军进驻,构筑工事时才被发现,大埔石刻留下的岁月痕迹,已经成为马袓的历史见证,使人兴起怀古之幽情。

大埔石刻的岸边夕阳,即将沉入西莒岛佊真个海平面,望着一样的夕阳,却有着不同的心情。

石刻凉亭旁有座老头大王庙,橘黄的夕阳正落在庙埕石狮背上,遥望的石狮引起心中小小的悸动。

老头山上这座老头大王庙里有众多神像,多为对岸所漂流过来,当地人则将祂们供奉在庙宇之中,算是神明的半途之家。

黄昏的斜阳在海边变幻出美丽的颜色,或许这温馨暖黄的色泽,也曾让当年战地官兵惦念起家乡的亲人。

夜宿大坪,少了都市里喧闹吵杂的声响,没了五彩缤纷的市招色彩,必赢亚洲,陪同您的只有昏黄的路灯、渐渐的海风还有远处浪花声。别担心,必赢亚洲,现在炮弹已不会打过来了,在夜色中您仅可放慢脚步,尽情享受专属东莒小岛的宁静战地夜晚吧。

?

?

?

闽江之珠六部曲:

?? ?? ?????


??????????? ?

闽江之珠()~东莒慢游

从南竿前往莒光乡的东、西莒,通常仅能藉由海路,从南竿的福澳港出发,搭乘有个美丽船名-马祖之星的小白船,还随船附赠从海上欣赏南竿的另一种风情。

南竿与莒光之间虽然有固定航班,但还得靠老天赏脸,当天候不佳海象恶劣时,船舶经常停驶,如遇紧急状况,则常急煞人也!离岛交通之不便,实非久居台湾的民众所能懂得。

「马祖之星」是南竿→莒光交通船,天天三航次,来回东、西莒。单月先开往西莒再到东莒,双月则反之。福澳港开航的时间是:07001100 1430,航程约一小时,抵达东、西莒后,随即返航。

从海上远眺「妈祖在马祖」,高约28.8公尺的妈祖巨神像佇立在马港天后宫旁山顶,这也是马祖的新地标。

莒光乡位处马祖列岛最南端,包含东莒与西莒两个岛屿,乡公所设在西莒。东莒与西莒像极了两只趴在中国闽江外海的狗儿,因此旧称「东犬」与「西犬」,合称「白犬列岛」。国军移防至此后,取毋忘在莒之意,更名为莒光。

蛇岛离西莒本岛很近,是由四座海中岛礁所构成,一字蜿蜒排开,宛若长蛇;又有一说,称蛇岛主峰前的海蚀地形随海水涨退,宛如蛇之吐信,故名之。昔日岛上居民趁退潮时,可涉水来此捡拾贝类,今已被划为燕鸥保护区。船行而过,随意可见岛上海鸟飞翔,少了人为的干扰,蛇岛成为鸟类的天堂。

由于邻近大陆海疆,航程中常可见到大陆渔船在邻近作业。

西莒青帆村,原名「青蕃」,是商圈、聚落、港口,也是西莒岛最热闹的村落,大陆沦陷前,此地最为繁华,是马祖独一设「镇」之地,又有「小香港」的别称。

西莒码头位于本岛南侧的青帆港,设施简陋的码头却是西莒对外的门户,在交通不便的背景下,也因此保留了较原始纯净的传统风貌。

船舶靠妥,码头便热闹了起来,上船、下船一阵繁忙,除了人员外,还有物资运补,吃的、喝的、用的....还有一大捆的精力食粮-报纸。风平浪静时补给皆畸形,遇天候不佳,船只开航的日子,就得靠屯粮啦,这是离岛居民的宿命。

离开西莒,小白船继续航向东莒。单月到访,船老大先让您瞧瞧西莒的模样、双月来则先一亲东莒芳泽,这是莒光乡最具特点的交通航行表。

约莫非常钟航程,东莒到了!猛沃港位于东莒岛西南方,马祖话「猛」是「渔网」的意思,昔日渔民在此修补渔网与曝晒渔网,因此而得名,为一环境幽静的沙港,是各岛进出东莒的门户。

之所以有这么长的码头,是为了配合潮差的关系,对照前后两张照片,你可轻易发现涨退潮的海面高下落差高达5公尺,若是码头造的太短,交通船就很难进港泊岸。当然,当年漫天战火战火密布时,军方为了抢滩须要,也是因素之一。

一踏上猛沃港,映入眼帘的是东侧洁净沙滩上,白底红字的「军令如山、军纪似铁、同岛一命」三大标语,凸起于迷彩涂装的围墙之上,也成为初上岸游客到访东莒的第一印象,必赢亚洲

相隔一晚,湾月形沙滩上漂来一大片的垃圾,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造开放,马祖未蒙其利先受其害,不断自闽江口倾流而出的垃圾,已成了各岛的噩梦。这里的阿兵哥可真辛劳,不再打仗的日子,清净这片沙滩倒成了逐日的例行公事。

大坪村包括了炽坪、大埔及猛沃三个天然村,是马祖列岛上难得不靠海的村落,村名取自于「大埔」及「炽坪」头尾两字,这里也是东莒最为热闹繁华的商业中央。

斑驳的温沙堡浴室招牌,看不出这特别的小店是否还在营业,马祖各岛在战地政务时期,因营区缺水且部队卫浴设备不足,阿兵哥会应用晚上或放假时间到民间浴室来洗个热水澡,这特殊的行业,理当成为战地历史的一部门。

豆腐店有什么稀罕!没错,在台湾豆腐多的是,但国利豆腐店在东莒可也是响叮当的商号。店内所产的手工豆腐,口感绝佳,细嫩爽口,东莒餐馆豆腐操持大都来自国利豆腐。本地人骄傲的说,东莒有三宝:豆腐、花蛤和西瓜,到此一游的友人们,千万别错过

循着环岛公路前行,福正聚落的午后,天空正蓝。

近年来,政府鼎力推动聚落保存,福正村从杳无人烟,转变成为珍贵的文明遗产聚落。村内屋宇情势多为简单的二落水,乱石砌或工字或人字砌建筑,并依山势而建。

聚落因渔获量递减,人口外移,昔日的荣景早已不再,独留一幢幢残缺的石屋与后方东犬灯塔相伴。

公布栏上可见到莒光乡的旧名。

默默守护村庄的白马尊王庙,外观为火型封火山墙,风格参照闽东传统庙宇样式,外墙以石材迭砌,正面层迭为山墙,屋顶覆盖黄色屋瓦。

大陆撤守后,此庙宇成了福正港口驻军的班哨站,人与神明共处一堂,人人心中有神明。国军推动精实案驻军撤离后,乡民有感庙宇陈腐,台马两地信众发起捐献重建,成了台马两地乡亲的信奉核心。

人去楼空,房屋倾倒后,成了藤蔓的家,别有一番风情。

停在澳口的废弃战车早已鏽蚀,不再出任务后,炮口向外成了最佳的欺敌工具。

福正聚落拥有广阔平坦的沙滩跟潮间带,海鲜种类极为丰富,尤其盛产花蛤,口味鲜美,是公认的大天然冰箱,难怪当地居民常说:「我家冰箱在海边」。

犀牛屿横躺在福正聚落澳口前,是东莒最有名的潮间带,因岛形状似犀牛而得名。海水涨退之间,岛屿会与本岛分离与接合,构成「陆连岛」之特别景观。犀牛屿后方是永留屿,更远处则是西莒。

从高处鸟瞰福正湾澳,渔船点点。关于「福正」这个名字,乍听仿佛跟福德正神有关,据说是因为聚落分成两部份,东边在湾澳防波石沪内避风地位的叫沪里(福里),而西边位于澳口正面的叫澳正,将福里、澳正各取一字,就合成为「福正」了。

神秘小海湾位在福正村南面,是最近这几年才被鼎力推举的新景点,湾澳途径崎岖难行,但海蚀地形景色宜人。

从某个角度望去,神秘小海湾的海蚀柱与海蚀沟,令人有无限想像的空间,因而民间流传了吕洞宾与何仙姑在此得道的浪漫故事,因此又名「吕何崖」。也有调皮的游客调侃的说:像在拉屎!你觉得像什么就是什么。

这突出海岸的岩石当地人称狮子岩。

狮子岩另一头的山坡上,这块石头上的石头就叫飞来石,这飞来之石不动如山,哪天它们都累了,滚落开后,飞来石的话题就结束了。

而这指头向天际的佛手,或许将有表达不尽的誓言留在天地间。

这里原是东海部队分部指挥站与操练场,东海部队全盛时期,在此处借民房勤俭建军,虽因年代久远,其残迹仍可辨,训练场入口的石阶及牌楼也适当保存,以作为县民历史教导的珍贵资产。

到东莒看老屋子,大埔聚落绝对是必备的行程,聚落的进口意象是蚵贝艺术家蔡英杰老师的创作 "200九起帆",以马祖传统的猫榄船及封火山墙作为画面主体,讲述马先人民出海捕鱼,扬帆而起的意象。作品迄今已近五年,许多蠑螺及贝壳已掉落,就像聚落里许多房子,逐渐頹圮。

大埔港管站(65据点)位于东莒岛东南侧,当时出入大埔港的渔民都须在此登记。港管站建筑物外有四处机枪射口,其中三处向外防禦大埔港,一处射口方向朝内,以防禦从港口上来的敌人。

大埔原名「大浦」,福州语「浦」为小港湾之意。大埔是东莒岛上仅次于福正的第二大传统渔村,澳口面向南方,为一自然港湾,风景秀丽。

聚落对面之对面山(又称楼仔顶)正好能够阻挡冬季北风的入侵,故岛上的居民,常依经验法则顺应季风变化改变渔作澳口,因而有「夏福正,冬大埔」的寓居惯例。

「东沙一神泉」乃东海部队开鑿的水井,是大埔聚落所有居民用水来源,存在人文与做作的价值。

大埔聚落信奉中央是白马尊王,传说早先曲蹄仔(蜑民)人氏在大浦澳口进行捕鱼,曾对着陆地表现,假如能让他们捕到大量的无头黄鱼,上岸假寓后将替本地神明建庙祭拜。隔日,果然在四周捕获大批无头黄鱼,原为娱弄之语,没料到本地大王如斯威灵,便在本地履约建造大王庙供奉至今。

林坳屿位于东莒岛的南侧,是东莒岛周边的三座小岛之一,终年与东莒岛遥遥相望无法相连。岛上动物生态资源丰富,怪石林破,目前尚未开放登岛,仅有局部钓友会前往林坳屿进行垂钓,是东莒岛的重要钓场之一,也是钓友兵家必争之地。

大埔石刻于1988年经内政部评定,列为台闽地区三级古迹。

石刻上记载,明朝时期,中国东南沿海一带经常受倭寇侵扰,万历年间,安徽人沈有容奉命镇守闽海间各列岛,在不伤一兵一卒的情况下,于东沙岛击退倭寇,活捉69人,实属难得,当时的工部右侍郎董应举于是刻赠此碑,用来彰显沈有容的功绩。

走过漫长的明、清与民国年代,直到国军进驻,构筑工事时才被发现,大埔石刻留下的岁月痕迹,已经成为马袓的历史见证,使人兴起怀古之幽情。

大埔石刻的岸边夕阳,即将沉入西莒岛佊真个海平面,望着一样的夕阳,却有着不同的心情。

石刻凉亭旁有座老头大王庙,橘黄的夕阳正落在庙埕石狮背上,遥望的石狮引起心中小小的悸动。

老头山上这座老头大王庙里有众多神像,多为对岸所漂流过来,当地人则将祂们供奉在庙宇之中,算是神明的半途之家。

黄昏的斜阳在海边变幻出美丽的颜色,或许这温馨暖黄的色泽,也曾让当年战地官兵惦念起家乡的亲人。

夜宿大坪,少了都市里喧闹吵杂的声响,没了五彩缤纷的市招色彩,必赢亚洲,陪同您的只有昏黄的路灯、渐渐的海风还有远处浪花声。别担心,必赢亚洲,现在炮弹已不会打过来了,在夜色中您仅可放慢脚步,尽情享受专属东莒小岛的宁静战地夜晚吧。

?

?

?

闽江之珠六部曲:

?? ?? ?????


??????????? ?

文章关键字:澳门会线上娱乐城

所属于栏目:bwin必赢亚洲

上一篇:没有了 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影像馆

pix